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
 
首頁 > 科研成果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問題及走向分析
作者:秦正為  網絡編輯:亦文  發布時間:2011-04-11  點擊數:   打印本頁  【發表評論】【關閉窗口
摘要:
關鍵詞: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由“總設計師”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帶領全國人民開創的符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在黨的十七大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為中國發展的基本道路、基本旗幟和基本理論體系最終確立。但在這一過程中,始終存在著一些不同的聲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正是在與“左”和“右”等錯誤思想和勢力的斗爭中開拓前進的,于今猶然。因此,重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問題并對其走向進行分析仍大有必要,這不單是改革開放近三十年的經驗總結,也是澄清各種錯誤認識的最為有力的法寶。

  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來源和實踐基礎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鄧小平的突發奇想,也不是空中樓閣,而是有著其豐富的理論來源和堅實的實踐基礎的。

  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社會主義的的論述和設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來源和基石。從1827年歐文開始使用“社會主義”后,這一概念不斷被演繹,至今已有百余千種,但只有馬克思恩格斯使其由空想變為科學,并以其強大的生命力為馬克思本人贏得了千年最偉大思想家首席的榮譽。馬克思恩格斯第一次對社會主義作了科學的界定。馬克思雖然沒有明確“社會主義”階段,但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指出了剛剛從資本主義社會產生出來的共產主義社會第一階段[1](P305),“同資本主義社會相反”,這是一個集體的、以生產資料公有為基礎的社會。[1](P303)由于馬克思恩格斯沒有社會主義的實踐體驗,還只是從與資本主義的比較中進行一些框架式的設想,因此得出與資本主義(私有制、無政府生產、按資分配)相反的社會主義原則:公有制、計劃生產、按勞分配。這些原則實際上就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原則,即使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改革開放的今天也是不容改變的。但更為重要的是馬克思恩格斯并沒有將其作為一成不變的方案、公式乃至模式。恩格斯在1890年致奧伯克特的信中說到:我認為,所謂社會主義社會不是一種一成不變的東西,而應當和任何其他社會制度一樣,把它看成是經常變化和改革的社會。它同現存制度的具有決定意義的差別當然在于,在實行全部生產資料公有制(先是單個國家實行)的基礎上組織生產。即便明天就實行這種變革(指逐步地實行),我根本不認為有任何困難[2](P443)1893511日,73歲的恩格斯對法國《費加羅報》記者發表談話指出:“我們沒有最終目標。我們是不斷發展論者,我們不打算把什么最終規律強加給人類。關于未來社會組織方面的詳細情況的預定看法嗎?您在我們這里連它們的影子也找不到。當我們把生產資料轉交到整個社會的手里時,我們就會心滿意足了,但我們也清楚地知道,在目前的君主聯邦制政府的統治下,這是不可能的。”[3](P628-629)馬克思還明確指出:在社會勞動的聯系表現為個人勞動產品的私人交換的社會制度下,個人勞動只有通過交換才被承認為社會勞動。正是由于這種勞動的二重性,勞動產品才表現為商品,用勞動時間計算勞動量才表現為商品的價值量。馬克思認為:以勞動時間作為財富的尺度,這表明財富本身是建立在貧窮的基礎上的。[4](P222)在共產義社會第一階段,既然仍然是以勞動時間作為財富的尺度,還實行按勞分配的原則,那么,商品貨幣關系就仍然存在。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曾經提到:資本主義生產由于自然過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對自身的否定。這是否定的否定。這種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在協作和對土地及靠勞動本身生產的生產資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5](P832)馬克思對個人所有制私有制作了嚴格區分,同樣也沒有把“個人所有制”與“公有制”等同,而是認為它是改造后的私有制通向公有制的過渡點或中間環節,如股份制、合作制、股份合作制等等就是表現。由此可見,馬克思恩格斯設想的社會主義應是:以公有制、計劃經濟、按勞分配為主體,同時又允許私有制、商品貨幣市場等的存在。更為重要的是,恩格斯指出社會主義沒有什么“預定看法”,“不是一成不變的”,而且應“逐步實行”。在新形勢下,馬克思恩格斯并沒有放棄最終目標,反而從更為現實的角度堅定了信心。這些論述和思想及方法,成為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探索本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指導思想和根本原則。

  列寧斯大林進行的實踐探索和成敗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起步的直接原因和借鑒。列寧在十月革命前寫的《國家與革命》明確地把共產主義社會低級階段稱之為社會主義社會,并引用馬克思的話指出:這是以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即以自由勞動者的協作以及他們對土地和他們所生產的生產資料的共同占有為基礎的。十月革命后,列寧使社會主義由理想變為了現實,并在實踐中進行了初步的探索。先是實行了高度集中的“戰時共產主義”,后又從變化了的實際出發推行“利用資本主義,發展社會主義”的“新經濟政策”,同時在社會主義民主、無產階級文化建設等方面都進行了有益的探索。但由于列寧的早逝,這些探索均沒有繼續下去。把“社會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嚴格區分為互相銜接又互相區別的兩個不同階段的是斯大林。1936年斯大林在《憲法草案的基本特點》報告中宣稱:我們蘇聯社會己經做到在基本上實現了社會主義,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即實現了馬克思主義者稱為第一階段或低級階段的制度。與此同時,斯大林也逐步建立起高度集中的政治經濟體制。盡管后來斯大林也承認社會主義社會也有矛盾,也應尊重價值規律,但沒能從體制上加以改變,以致其弊端在后繼者那里繼續發展和惡化。列寧的探索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提供了極其有益的啟示。鄧小平曾經說過:列寧之所以是一個真正的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就在于他不是從書本里,而是從實際、邏輯、哲學思想、共產主義理想上找到革命道路。[6](P292)他還指出:社會主義究竟是個什么樣子,蘇聯搞了很多年,也并沒有完全搞清楚。可能列寧的思路比較好,搞了個新經濟政策,但是后來蘇聯的模式僵化了。[6](P139)這些論述表明,在探索“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問題上,鄧小平主要是以列寧為師,從列寧的思想中吸取理論營養和實踐經驗的。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建設使蘇聯成為“后起快進”的世界強國,戰勝了法西斯主義,使社會主義由一國向多國發展,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設正是在這一洪流中孕育的。但“斯大林模式”的弊端也迫使各國探索自己的道路,特別是蘇共“二十大”成為一個重要關節點,中國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社會主義全面建設道路正是在此時起步的。

  毛澤東的社會主義探索和失誤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源頭活水和反面教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始于毛,成于鄧”已經成為全黨的共識,從這個意義上講,毛澤東的社會主義探索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源頭活水。19562月至4月《論十大關系》的發表為標志,從“八大”到《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問題》,以毛澤東為核心的第一代領導集體在分析蘇聯模式和總結中國經濟建設的經驗基礎上,提出了一系列有別于蘇聯但適合我國的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原則,具體從政治、經濟、思想文化等方面進行了全方位的富有成效的探索,提出了許多創造性的思想理論觀點,把毛澤東思想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和發展高峰。諸如在經濟上“統籌兼顧,適當安排”,在黨際關系上“長期共存,互相監督”,在科學文化上“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在民族關系上“平等團結,區域自治”等,一直到現在仍是我們處理社會主義建設各種關系的基本指針。即使到“左”傾已嚴重發展的1960年下半年至1962年初的七千人大會,黨和毛澤東針對“大躍進”所帶來的嚴重經濟困難還進行了政策調整,提出了國民經濟“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大興調查研究之風,使局面大為好轉。但由于肯定“三面紅旗”的基調沒變,最終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發生。而這些偏差和嚴重失誤,從反面說明了“階級斗爭為綱”和“一大二公三純”的錯誤性。鄧小平指出:“三中全會以后,我們就是恢復毛澤東同志的那些正確的東西嘛。基本點還是那些。從許多方面來說,現在我們還是把毛澤東同志已經提出,但是沒有做的事情做出來,把他反對錯了的改正過來,把他沒有做好的事情做好,今后相當長的時期,還是做好這件事。當然,我們也有發展,而且還要繼續發展。”[7](P300)特別是毛澤東提出的“社會主義階段又可能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不發達的社會主義,第二個階段是比較發達的社會主義,后一個階段可能比前一個階段需要更長的時間”[8](P116),第一個階段可能要經過一百年的時間;“可以消滅了資本主義又搞資本主義”[9](P170);“向外國學習”,“一切民族、一切國家的長處都要學”,甚至“學習資本主義國家的先進科學技術和企業管理方法中合乎科學的方面”[10](P742),但“必須有分析有批判地學,不能盲目地學,不能一切照搬,機械搬運”[10](P740)等一系列思想直接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生長點。

  綜上所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與馬克思主義一脈相承,又有所發展創新、與時俱進,是實事求是、一切從本國國情出發的社會主義。雖然出現過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根”是植于馬克思主義的,是真正的科學社會主義!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內容和基本原則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鄧小平“摸著石頭過河”,堅持“貓論”,但高舉的是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旗幟,走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鄧小平理論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是一個科學的理論體系,抓住了“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根本主題,從而堅持和發展了科學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成果。

  在這里,我們有必要重申鄧小平理論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內容。鄧小平指出,發展道路強調走自己的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發展階段上我國還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至少經歷上百年。根本任務即社會主義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推動社會全面進步。發展動力強調改革也是一場革命,是中國現代化的必由之路;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在堅持公有制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其他經濟成分和分配方式為補充的基礎上,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是以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為主要內容,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同經濟、政治的改革和發展相適應,以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為目標,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外部條件上指出和平與發展是當代世界兩大主題,必須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強調實行對外開放。政治保證強調四項基本原則是立國之本。戰略步驟提出基本實現現代化分三步走,允許和鼓勵先富帶后富逐步達到共同富裕。領導力量和依靠力量上強調作為工人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是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必須依靠廣大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必須依靠各民族人民的團結,必須依靠全體社會主義勞動者、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和擁護祖國統一的愛國者的最廣泛的統一戰線,黨領導的人民軍隊是社會主義祖國的保衛者和建設社會主義的重要力量。祖國統一上提出一國兩制,大陸社會主義為主體。從這些舉世皆已熟知、百姓也耳熟能詳的基本內容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是科學社會主義,是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而不是什么新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特別是對于四項基本原則,鄧小平是極力堅持從不讓步的,強調:“如果動搖了這四項基本原則中的任何一項,那就動搖了整個社會主義事業,整個現代化建設事業。[7](P173)1978年到1992年,每隔一段時間尤其是資本主義的東西泛濫時,鄧小平就會及時地敲起警鐘乃至采取有力措施,甚至不惜調整了曾是他的學生和有力助手的黨的兩位總書記。正因如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航船一直在正確行進,馬克思主義的大旗始終在中國飄揚!

  區分科學的社會主義與非科學的社會主義的首要問題是必須弄清“社會主義的本質”是什么,鄧小平對此做出了及時而準確的回答。1992年在改革開放的關鍵時刻,鄧小平敏銳地指出:“社會主義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6](P373)因為他意識到:“改革開放邁不開步子,不敢闖,說來說去就是怕資本主義的東西多了,走了資本主義道路。要害是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6](P372)對此,他一語中的:“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6](P373),從而提出了社會主義的“本質論”。從這里看,鄧小平是不講姓“資”姓“社”的,只是務實派,只講“發展是硬道理”。但社會主義“本質論”既講了生產力又講了生產關系,既有手段又有目標,并將其有機統一,特別明確要“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共同富裕”這些與資本主義根本不同的東西,真正抓住了社會主義的內在要義。從這里看,鄧小平又是最講姓“資”姓“社”的,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是真正的科學社會主義。

  評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重要標準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含義及基本路線、基本綱領。關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一直存在一種看法:初級階段是個筐,什么東西都可以裝。誠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同于傳統社會主義,具有了許多新的甚至在傳統社會主義和傳統資本主義看來不合時宜的內容,以至于被其稱為“大雜燴”。但他們忽略和忽視了鄧小平和中共中央給初級階段的定義: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特指中國要經歷的階段,而不是各國普遍要經歷的階段;我國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對此一定要堅持而不能偏離和背棄;我國仍處于初級階段,對此一定要堅持而不能超越。由此,初級階段包含有許多非社會主義的東西是其應有之義,相對“一大二公三純”來講是一種退卻,且要經歷一個長期的歷史時期而不是短暫的權宜之計,但更重要的是以退為進,其中決定前進方向的還是社會主義的主體因素。因此,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路線“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一個中心”是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為中心,“兩個基本點”的改革開放是社會主義的自我完善和發展,四項基本原則是社會主義的立國之本。鄧小平南巡時旗幟鮮明地指出:“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6](P370-371)“不堅持社會主義,……只能是死路一條。”[6](P370)“誰要改變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誰就會被打倒。”[6](P371)與此相適應,黨的“十五大”制定了初級階段的基本綱領,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就是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發展市場經濟,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政治,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人民當家作主的基礎上,依法治國,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文化,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培育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公民為目標,發展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文化。基本綱領不僅堅持社會主義的前提,而且使社會主義更具生機和活力,同時還把最低綱領與最高綱領相統一,使社會主義的理想與現實有機結合,從而保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健康快速發展。基本路線不變,有基本綱領的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社會主義性質就不會改變,也不會因某些人的叫嚷或亂貼標簽或強為民意而有所變化。

  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向和未來前途

  經過近三十年的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日益成熟,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在新的歷史關頭,又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聲音,其中有代表性的就是由《炎黃春秋》2007年第2期發表的謝韜的《民主社會主義模式和中國前途》引發的大討論。這種爭論本身就說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成就,是值得肯定的,但其中一些不正確的言論還是有必要加以澄清的,否則就會混淆視聽,造成錯誤的導向。

  關于民主社會主義是否是馬克思主義的正統?恩格斯晚年根據新的形勢的變化的確在“修正”原來的論述,但不能因此就說恩格斯是“修正主義”的鼻祖,是民主社會主義的肇始者。相反,這正是恩格斯包括馬克思反對教條主義、與時俱進堅持科學社會主義的表現。馬克思恩格斯曾不止一次對民主社會主義進行嚴厲批判,也正說明民主社會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是根本不同的。在恩格斯晚年和逝世后,伯恩斯坦開始全方位地篡改、“修正”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對“暴力革命論”和“無產階級專政論”進行否定和放棄,使其從根本立場上發生了質的變化,這在當時就遭到了蔡特金、盧森堡等人的堅決反對。及到社會民主黨附合本國資產階級政府參加帝國主義戰爭,更是遭到了列寧的抨擊和批判,至此民主社會主義已經完全墮入資本主義的泥坑。此后,雖然,民主社會主義或社會民主主義曾在新形勢下出現了新的氣象,取得了一些新的成就,但其本質沒有改變。而在東方,從列寧、斯大林到毛澤東,他們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并于本國實際相結合,從而走出了一條切實有效的科學社會主義實踐道路。盡管出現過偏差、失誤乃至嚴重錯誤,但也是探索科學社會主義建設中的偏差、失誤乃至嚴重錯誤,而不能因此就將其全盤否定為“暴力社會主義”,否則就與赫魯曉夫、戈爾巴喬夫等沒有什么區別。相比而言,“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5](P829)直到今天,還在全球大肆掠奪,造成南北貧富分化,還在到處干涉他國內政,大肆殺戮,這些行為不是“暴力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主張“和平長入”,但不要忘了在一戰中也曾在實際上成了帝國主義戰爭的幫兇,在其指導下出現的蘇東劇變導致了混亂和災難,這些不也正顯示了其難以掩蓋的暴力性?任何制度和“主義”,有長有短,況且傳統社會主義下出現的弊端不是制度本身的問題,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在其中占據主導地位的還是科學社會主義,總體上來講它們仍是正統的馬克思主義!

  關于民主社會主義是否既“演變”“修正”了資本主義,又“演變”“修正”了社會主義?蘇東劇變的出現,是社會主義的重大挫折,但絕不是什么民主社會主義的勝利,相反倒是民主社會主義的失敗。2006年戈爾巴喬夫曾懺悔道:我給中國朋友的忠告是:不要搞什么民主化,那樣不會有好結果!……我想通過我們的慘痛失誤來提醒中國朋友:如果黨失去對社會和改革的領導,就會出現混亂,那將是非常危險的。而“在這個方面,中國處理得很好。”[11](P19)如果說美英等西方國家已經被“赤化”為民主社會主義的話,恐怕克林頓和布萊爾也是不會承認的。如果說“羅斯福新政”吸收的是民主社會主義,那么可以相提并論的列寧的“新經濟政策”是否也是吸收了民主社會主義?它們的實質,鄧小平已經講得很清楚:資本主義也有計劃,社會主義也有市場!如果說“瑞典模式”具有了普世的價值,這正違背了馬克思恩格斯反對的有固定“模式”或“方案”的原則,同時也忽略了這一模式存在的如“私有制為主體”、“懶漢現象”等社會主義所不能容的弊端,并且從根本上講民主社會主義沒有脫離資本主義的外殼,也沒有改變資本主義的本質,它只不過是資本主義“病床邊的醫生和護士”,只不過是使資本主義帶有了一些社會主義的因素。如果說1965年《資本家宣言》借鑒了社會主義的人民當家作主、福利制度和計劃經濟,這本身也正說明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和生命力。作為改革開放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具有有容乃大的氣魄,凡是人類文明的優秀成果我們都加以借鑒和發展,包括資本主義和民主社會主義的長處和優點;比民主社會主義更具有無欲則剛的魅力,它以更快更好的發展成就向世人昭示了人類社會的發展方向,從而超越了資本主義和民主社會主義。因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民主社會主義,而是真正的科學社會主義,因為它的根本在于以公有制為主體、以工人階級為領導工農聯盟為基礎、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共產主義為最高理想和最終目標。

  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否在“打左燈,向右拐”? 從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確在走著改革開放之路,但這一道路既不是資本主義道路,也不是民主社會主義道路。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根本不同,與民主社會主義也有著原則上的根本區別。從理論上看,在經濟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公有制為主體的混合經濟,推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注重公平與效率相統一,實行按勞分配為主的多種分配形式,實現共同富裕;民主社會主義則主張私有制為主體的混合經濟,推行“社會市場經濟”,贊成一次分配以市場機制實現效率、二次分配以稅收調節達到公平。在政治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人民當家作主,實行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政治協商制度;民主社會主義則主張資產階級的民主憲政,實行代議制、多黨制、三權分立和權力制衡。在指導思想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馬克思主義的一元指導地位,核心價值是“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和“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等社會主義價值觀;民主社會主義則提倡新自由主義、資產階級改良主義、修正主義,而根本放棄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核心價值是“民主、自由、平等、公平”等資產階級價值觀。由此可見,民主社會主義不是“民主”與“社會主義”的簡單相加,雖然它帶有不少社會主義因素,也曾是社會主義的一個分支,但在蘇東劇變后它由“民主社會主義”改為“社會民主主義”,它就更加不單在實質上而且在字面上脫離了社會主義而投入了資本主義的懷抱,仍然淪為資本主義的改良主義,或稱為資本主義“病床邊的醫生和護士”。

  事實也證明,中國領導人堅持的是科學社會主義而不是民主社會主義。前面已經談到,鄧小平對四項基本原則是情有獨鐘、反復強調的,在其晚年還滿懷深情、意味深長地指出“我們搞改革開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經濟建設上,沒有丟馬克思,沒有丟列寧,也沒有丟毛澤東。老祖宗不能丟啊!”[6](P369)對此,江澤民和胡錦濤也是旗幟鮮明的。在改革開放的關鍵時期,面對姓“公”姓“私”的爭論以及一些其他的疑慮,江澤民在黨的十五大上作了《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把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紀》的主題報告,提出:“旗幟問題至關緊要。旗幟就是方向,旗幟就是形象。堅持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不動搖,就是高舉鄧小平理論的旗幟不動搖。”[12](P1)一再強調“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一定不能丟,丟了就喪失根本。”[12](P12)并指出:“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這是我們黨經過近二十年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成功實踐作出的歷史性決策。”[12](P9)2000年,江澤民又審時度勢,提出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同時向全黨提出“要堅持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堅定共產主義信念,牢記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13](P4)指出這是黨的立黨之本、執政之基、力量之源,從而逐步解決了在新形勢下“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江澤民曾不止一次地強調,“堅持這四項基本原則,是當今中國根本區別于歷史上的封建主義舊中國和資本主義國家的主要標志。離開了四項基本原則,中國就不成其為社會主義國家,就不能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13](P215)“在事關政治方向和根本原則的問題上,我們一定要旗幟鮮明、理直氣壯、毫不含糊。”[13](P231)否則就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兩個“堅定不移”、兩個“毫不含糊”,首要的就是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黨的十六大進行經驗總結指出,1989年十三屆四中全會以來的十三年,黨之所以能夠戰勝各種困難和風險,經受各種考驗,排除各種干擾,“靠的是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和基本綱領的正確指引”[13](P533)。以胡錦濤為核心的新的中央集體,從十六大以來一直強調“在未來的征途中,無論遇到什么樣的困難和風險,我們都要堅定不移地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行動指南。”[14]歷史的接力棒已經傳到我們手中 “無論在什么時候和什么情況下,我們都必須堅持用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武裝全黨、教育人民,堅定不移地貫徹黨的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基本經驗,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偉大征程上繼續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新局面。”[15]為此, 從2004年起中央開始實施建設“馬克思主義工程”,即在分清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的界限,更好地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2007625日,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央黨校發表重要講話,強調毫不動搖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并提出“四個堅定不移”,立場鮮明地回答了“舉什么旗,走什么路”的問題。在十七大報告中,胡錦濤旗幟鮮明地指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立足基本國情,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鞏固和完善社會主義制度,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學發展觀等重大戰略思想在內的科學理論體系。這個理論體系,堅持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凝結了幾代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不懈探索實踐的智慧和心血,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是黨最可寶貴的政治和精神財富,是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在當代中國,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真正堅持社會主義。”“在當代中國,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真正堅持馬克思主義。[16]從鄧小平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到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再到胡錦濤的四個堅定不移和明確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不僅彰顯了中共三代領導人在執政理論的上傳承關系,也表明了我黨治國理念在不斷發展、豐富和提升,更加富有時代特色。這不但是當代中國發展前進的思想保證、強大動力、基本要求和奮斗目標,也是我們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關鍵所在,是保持黨和國家事業順利發展的根本所在。改革開放近三十年取得的巨大成就表明,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是符合中國國情、使中國國強民富的正確道路!

  馬克思曾講過:“‘思想’一旦離開‘利益’,就一定會使自己出丑。”[17](P103)錯誤的思想在于都偏離了中國最廣大人民群眾和整個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這些“思想”在既反“左”又防“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央政策面前自然不免要大大“出丑”!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37[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

  [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2[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

  [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46()[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

  [5]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6]鄧小平文選: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7]鄧小平文選:2[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

  [8]毛澤東文集:8[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9]毛澤東文集:7[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10]毛澤東著作選讀(下冊)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1]楊政.戈爾巴喬夫后悔了 [J].環球人物,2006,(2).

  [12]江澤民文選:2[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13]江澤民文選:3[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14]胡錦濤.在“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理論研討會上的講話 [N].人民日報,2003-07-02.

  [15]胡錦濤.在鄧小平同志誕辰100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 [N].人民日報,2004-08-23.

  [16]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 為奪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新勝利而奮斗 [N].人民日報,2007-10-25.

  [1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相關文檔
 
通 知 公 告
中央編譯局2017年博士后招收簡章
中共中央編譯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
關于做好2016年度中國博士后科學...
中共中央編譯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
關于做好2015年中國博士后科學基...
首屆全國博士后政治學論壇暨“國...
關于做好第56批中國博士后科學基...
關于做好第7批中國博士后科學基金...
 
辦 事 指 南
 
導 師 隊 伍
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組
魏海生 季正聚 崔友平
郗衛東 馮雷 胡長栓
薛曉源 魯路 林進平
政治學研究組
楊雪冬 賴海榕 陳家剛
張文紅 戴隆斌 許寶友
徐向梅   
經典著作和中央文獻編譯研究組
韋建樺 柴方國 沈紅文
李京洲 卿學民 徐洋
童孝華 修剛 王銘玉
 
版權所有:中央編譯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斜街36號 郵編:100032
管理維護:中央編譯局網站編輯部 聯系電話:66509709
京ICP備05019972號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 重重时时彩稳赚玩法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 广东时时11选五规则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挂机模式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时时彩大小单双2期计划 前三组选包胆 捕鱼游2019微信提现的 手机挣钱软件排行榜